何哲: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适应与转型

奇利娱乐app-太阳3娱乐

核心提示:对于政府而言,一方面要积极探索人工智能在政府公共服务与公共决策领域的广泛适应性,从而更好地满足公民不断提升的公共服务效率质量的要求;另一方面,要在人工智能时代广泛应用前做好伦理与法理的制度构建与风险预防。

当前,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是,人类已经逐渐进入新的时代,这一时代有很多种称谓,如网络时代、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时代等。这些都从不同侧面刻画了新的时代特征,从网络时代方面,全球网民已经超过30亿人,中国网民已经超过6.88亿[1],双双逼近总人口数量的一半。显示了互联网正飞速地将传统社会重构为网络社会。而在大数据方面,人类数据存储量已经飞快地越过PB(拍1015字节),EB阶段(艾1018字节),而进入到ZB(泽1021字节)阶段。有研究表明,当前人类一年产生的数据比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数据都要多。而从人工智能角度而言,2016年年初谷歌公司的阿尔法狗智能系统在围棋中战胜前任世界冠军李世石,打破了人们通常认为人工智能不可能在围棋领域战胜人类的信念和计算复杂度(通常认为,围棋的计算复杂度接近10100超过宇宙的总原子数,因此不可能通过简单硬计算的方式战胜人类),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标志性事件。此外,IBM等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深入探索和提供广泛的人工智能服务的接口(使得各种网络平台和产品,都可以以方便快捷的方式实现人工智能服务),更为人工智能走向普及化打下了基础。总而言之,一种全新的社会状态正在人类面前展开。

本文重点聚焦于人工智能时代对传统政府的改变和适应,相对于网络社会引发的社会结构的转变从而重点引发政府职能挑战与转型不同,人工智能时代的进入,对政府本身的主体、行为、决策乃至行政伦理都产生了严重的冲击和挑战,需要有预见性地提出新的应对策略。

一、人类新时代的本质——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的三位一体

本文的一个基本的观点是,网络时代、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时代都是一个高度统一人类社会新时代的不同侧面,三者是三位一体的关系,共同反映了新时代的本质特征。

1. 网络时代解决的是连接与社会结构问题

人类进入网络时代是在20世纪60年代,真正大规模网络进入普通日常生活是在20世纪90年代万维网的兴起。网络时代对人类社会根本的改变是两个,一是解决连接问题[2],从最早的基本的设备与设备的连接,到使用互联网的主体——人之间的连接,形成了覆盖社会各个角落的网络社会,最终其目的是要实现万物的互联,也就是物联网,从而彻底解决社会主体客体之间的广泛连接,并在此基础上实现物质资源与知识思想的充分交换与调度。二是在连接的基础上,形成了与传统静态中心型社会相区别的非中心的网络动态社会结构。从而产生了完全与传统社会不同的社会活动行为方式和社会协调机制[3]。

2. 大数据时代解决的是内容与再现的问题

网络时代解决了连接问题后,在网络上交换的内容则就相应形成了数据。如果把网络体系形容成高速公路,那么大数据就是高速公路上奔驰的车流。随着网络在真实社会中的不断扩展,就不断将传统的真实社会以数据的方式采集、存储、传导、使用、再现。可以说,网络社会扩展的边界就是人类大数据扩展的边界。因此,大数据时代,是网络社会形成后的自然产物,是网络时代在网络载体中信息内容世界的描述。从这个意义上讲,大数据时代的本质就是通过互联网体系观测、模拟和再现整个传统真实世界的时代,其既包括对人类世界的数字化观测、模拟、再现,也包括自然世界的观察、模拟、再现。

3. 人工智能时代解决的是海量数据的处理和决策问题

当网络社会的边界逐渐扩展,从而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大数据世界后,如何来处理庞大的数据,就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这就自然而然产生了对人工智能的迫切需求[4]。因为,无论如何能力强大的自然人与传统组织都无法处理大数据时代产生的庞大数据,只能依靠人工智能体,来实现对数据的分析和处理、再现过程。因此,人工智能时代是人类进入网络时代,大数据时代的自然结果,解决的是网络连接端对内容主体的处理问题。

从时间来看,网络时代、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时代相互衔接得极为紧密,20世纪90年代起到20世纪末期,人类逐渐进入网络时代;2000-2010年左右,人类逐渐进入大数据时代;2010-2020年左右,人类逐渐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可以看出,其相互差距约为十年,当人类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后,新时代的三位一体的结构就基本完成了。人类将在不同层面上,同时与这三个社会侧面发生密集的交互,并最终演化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和形成新的文明形态。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